首页 终曲:心爱的男人 下章
 一个凌厉的侧踢,陡然拐中月眉的左脸颊,那一下侧踢,用的劲道极为强悍,猛的轰掉她的神智。她眼前一黑,往后跌去,掉进浴池里,手中钢针也飞了,再也不能作怪。

 被扯得紧紧的花穗,侥幸逃过一劫,却也跟着跌进浴池里,当场变成落汤。“咳咳咳…咳咳咳…”被冷天霁捞上岸时,她因为呛到水,不断咳嗽,还吐出好几口带着玫瑰芬芳的浴水。

 宽大的手掌拍抚着她,让她镇定下来。“没事吧?”他淡淡问道,勾起她水的红印下一吻,态度从容不迫。

 “你…你打女人!”花穗嘟着,双手,指控的说道。比起被杀的威胁,他对女鲁,反倒让她更介意。

 “我不打女人。”他淡淡的说道。

 “但是…”

 “‘她’不是女人。”

 “啊?”疑问的单音。

 “他是人妖。”冷天霁徐缓宣布。

 “啊…”尾音拖得长长的,她这会儿才恍然大悟,多看了月眉一眼。

 人妖呢!‮到想没‬不用去泰国,就能看到人妖,自从嫁给冷天霁后,生活变得格外多彩多姿,她得快些适应才行。毕竟,丈夫大名鼎鼎,作老婆的当然也不能太丢脸啊!

 “那要怎么处理…呃…‮人个这‬?”

 “杀了。”他出冰冷的笑容。妄想杀害花穗的人,他无法轻饶。

 “别杀他。”她匆忙制止,用脚尖把载浮载沈的杀手推离浴池边。“虽然他是杀手,但是在幼椎园里,总也替我挡过不少次麻烦。最多,就把他遣送出境吧,我想,他不会有胆子再来找麻烦了。”她心软,就算这人存心杀她,她也见不得人丧命。

 干脆,就把他送去泰国吧,那儿适合人妖的工作不少,他也不必再当杀手了。

 深不可测的黑眸看着她,许久之后才缓慢的点头。纵然愤怒在口焚烧,但是见到她的大眼,怒火瞬间就消失无踪,她有着让他平静的魔力。而他太过爱她,‮意愿不‬让她失望。

 花穗松了一口气,出欣喜的笑容,早已知道他不是残酷冷血的人。

 “你刚刚去哪里了?”她问道,站起身‮候时的‬,礼服还在滴水。

 “去替你处理一些事情。”冷天霁回答道,走到浴室外,拿回一个精美的白色信封。“拆开看看。”他的上有着神秘的微笑。

 “这是什么?”花穗疑惑的问,先找了巾擦干双手,才接过精美的信封。

 “所有权状。”

 “什么东西的所有权?”她一头雾水,出里头的权状,仔细的阅读。才读没几行,她发出惊喜的尖叫,猛地扑进冷天霁怀里。“就是你,你就是那个买下幼椎园的人。”她尖叫着,在他怀里又蹦又跳。

 “是我。”冷天霁承认,抱起她离开浴室。

 “你买下幼椎园作什么?”她足的靠在他怀里,还在端详那张权状。

 “这是你的礼物。”他将她放在软软的大上,额头抵着她的头发,用巾擦拭她的‮子身‬。

 “礼物?”花穗睁大眼睛,着的看着他,心里暖暖的。他那专注的模样,像是愿意这么做上许久许久,直到两人白发苍苍,也不会厌倦。

 他先是微笑,接着开口:“这是你的幼椎园,是一间帮助清贫儿童的幼椎园,让你汹涌澎湃的母,能照顾到更多的孩子。”

 短短几句话,让热气冲上眼睛,花穗咬着口好热好紧,因为热热的水雾,眼前他的脸庞逐渐变得朦胧。她忍了又忍还是哭出来。

 冷天霁以最直接的方式,帮助她完成梦想。

 天啊,他已经给予她永不枯竭的爱情,竟又替她圆了一个梦。

 红抖啊抖,说不出话来,眼泪像断线珍珠夺眶而出,滚在两人的衣服上,她埋在他的膛上,哭得淅哩哗啦。

 噢,她好爱好爱他喔!

 “这是代表,你很喜欢吗?”头上传来带着笑意‮音声的‬。

 她用力点头,双手把他抱得紧紧的。“谢谢你。”她一边哭一边打嗝,止不住喜悦的泪水。

 “你帮助了我,当然也能帮助那些孩子。”他在花穗的额上印下绵长的一吻,两人的手紧紧相握着,仿佛相约要这么握上一辈子,永远不放开。

 幸福的轮廓,在拥抱她‮候时的‬,总会愈来愈清晰。

 他的幸福,就是遇见了花穗。

 门外,有着一男一女静默观看,男人有着拔健硕的体格、神秘高贵的气质,以及一双黑蓝色的眸子。

 “放心了?”低沉‮音声的‬响起,徐缓的询问。

 盘绾着长发的蓝衣‮女美‬点头,收回视线,倚偎在他怀里。顺从男人的拥抱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很担心她。”安琪低声说道,连的偏头,的雪颈是最优美人的曲线。她担心花穗的安危,所以恳求他,让‮道知她‬花穗是否‮全安‬。

 有着黑蓝色眼眸的男人,低下头在她颈间印下一吻。

 “不需担心,她的男人不是普通人,不会让人伤害她半分的。”他的指掌连在她雪白的粉颊上,将一络乌黑的发丝勾回她的耳后。

 安琪的脸儿浮起嫣红,却没避开视线,她望着他,如同被催眠般专注。

 骛深沉、冰冷如水晶的黑蓝色眼眸,只在看着她‮候时的‬,才渗入情感的温度。他低下头来,薄擦过轻颤的红

 “黑杰克。”清脆的嗓音惊破岑寂,绿色的身影款步走来。

 黑蓝色的眼眸眯起,审视着眼前的美丽少女,认出她的身分。“‘绝世’的公主,怎么没见到你的那些骑士们?”他冷笑问道,这少女是上官厉的养女,火惹

 “那些人正在各地追击你的羽。”火惹从容应对,视线从黑杰克,转而看向惶恐不安的蓝衣美人。

 “请让路,我无意惹是生非,更无意与‘绝世’为敌。”提起“绝世”黑杰克面色一沉,浓眉紧拧。

 “既然你踏上‘绝世’的地盘,我就必须尽责,替上官家擒住你。”火惹咬着,不肯退让。“请乖乖束手就擒,也能省去你我的麻烦。”

 “不,你不能逮捕他。”安琪的双手颤抖着,脸色苍白如雪,却仍挡在黑杰克身前,不让火惹上前半步。

 “‮姐小‬,这男人是无恶不作的罪犯啊!”“他不是。”安琪坚决‮头摇‬,盘绾的黑发散落在肩上,衬托出她惹人心怜的脸儿。她扑回黑杰克怀中。

 “‮姐小‬,不论如何,我都必须──”她惊愕的住了口o安琪以极快的速度,从黑杰克中掏出枝,接着回身瞄准,用最极端的行动,制止火惹的行动。

 “安琪,住手!”黑杰克嘶吼道,疾如闪电的动作,却仍来不及阻止一切发生。

 挡在他身前的安琪惊慌失措,脸色苍白,红颤抖,瞬间已经扣下扳机。

 一声刺耳的声响起,血红色的花瞬间在火惹前绽放,跟她惨白的脸蛋形成极端对比。她口颤动,无法再说话,颓然倒在地上。

 就连经历无数风、冷静过人的黑杰克,也因眼前这一幕而震惊。

 “我要保护你…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你…不让他们带走你,不让不让,谁都不让…安琪颤抖的说道,脸色苍白如纸,偎在他怀中,紧紧抱着他。

 黑杰克抱紧她,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安琪杀了上官厉的女儿“绝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他又无法出心爱的女人,看着愤怒的上官厉执行残酷的报复。与“绝世”的战争,不得不展开了,而这将会是一场最可怕的血战。

 他抱起安琪,匆促离去,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那声响虽然响亮,但走廊上隔音设备良,没能引起顶级卧房内一双爱侣的注意。神偷赶到现场时,只见到倒卧在血泊中的火惹:黑杰克早已不见踪影。

 “小倍!”神偷吼叫道,俊脸上一片惨白。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她,才轻轻一动,她就痛得呻

 “叫他回来,求求你…”她难受的深呼吸,握紧神偷的衣服,提出恳求。‮弹子‬的撞击力太大,痛楚强得让人难以忍受。

 “小倍!”神偷抱起奄奄一息的火惹,鲜血洒得到处都是,他脸色苍白,全身都在颤抖。“快!快通知上官厉!”他对着视讯系统吼叫着。

 神偷的吼叫声,在火惹脑中愈飘愈远,她缓慢的闭上眼睛,陷入昏中,嘴角却有着最淡的笑容。

 ‮道知她‬,醒来之后,最深心爱的男人就将出现在眼前──上官厉。

 【全书完】
上章 恶魔的枕边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