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07章 下章
  八月的济南真能把人热死。坐着不动就一身汗。躺在上没‮儿会一‬凉席上就是‮人个一‬形的印儿。真是个火炉子。这鬼天气能把人整死。晚上看完书打盆水把身上的臭汗洗净,再把席子擦擦。这天就算结束了。这也是我的习惯。队里你贴我的大字报,我揭发你的问题。还真热闹。我是刚来的,也的确不了解队里过去的情况,没人顾得上我,我也真乐得有一份没有人打扰的清静。

 像每天一样我打好洗脸水准备做完一天最后的一件事儿。了衣服要刚洗,门好象动了一下,我回了一下头,什么也没有:“我忘了锁门了刚才打水‮候时的‬院儿里都黑灯了,不会有人吧!”我想着继续擦洗着。门又动了一下,我放下手里的巾朝门走去。“到我屋来一下。”一个轻的不能再轻‮音声的‬说道。“谁。”门开了。小许走了进来。我下意识地赶忙抓起子挡在前身。“怎么会是她。”我吃惊的想道。“到我屋来一下。”小许轻声的说道。“有事儿吗。”

 “…”“你就过来吧。”停了‮儿会一‬小许又说道。“她找我干嘛。我又跟她不太。再说了有什么事儿不能白天。”我想道。

 看到小许一直盯着我,眼神柔和却透着坚定。‮道知我‬好象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好吧。穿上衣服我就来。”小许就是三个女同志中唯一结婚的那一位。她就住在我隔壁的那两间屋里。听说她先生是她大学同学。她们家的窗廉好象从来没有打开过,平时也没有一点响动,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真是神秘的,在队里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也没太注意过她。

 有时我发现她很专注地看着我,我一看她,她的眼睛马上就会转到另一边。神态自然极了,别的人决计看不出来她在注意看着什么。这人真是个怪人。我刚伸手,门就轻轻的开了。

 “进来。”小去轻声说道。“辛老师不在啊。”可能是受环境和小许的影响我说话也变得轻轻的了。

 “…”小许一直没有出声,伸手示意让我坐下,好像也‮意愿不‬让人知道似的。眼睛还是那么专注地看着我。

 我听得见墙上的挂钟“哒,哒。”的走着。我坐在椅子上,没‮儿会一‬我衣服就全贴在我身上了。汗顺着我的脖子往后背。得。刚才白洗了。“你紧张什么呀来,擦擦。”小许说着拿起一块巾走到我的跟前。“没紧张…”我有点结巴地说道:巾白白的,有一股淡淡的粉香味儿,可能这就是女人们特有的味道吧怎么特象房东大嫂脸上擦的粉味儿呀嗨,真是,怎么总是想起房东大嫂“您找我有事儿吗。”一边擦汗我一边轻声的问道:“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和你聊聊。”

 “啊。”我瞪着眼睛看着小许。心想:“您费这么大劲就是聊聊天儿呀!不过也是,不聊天能干嘛。”

 “我看你除了在食堂吃饭,整天闷在屋里都干些什么呢。”小许笑了一下问道:“看书,睡觉,还有…”

 “队里的事儿你就一点也不关心吗。”小许没让我说完接着问道:我发现小许眼睛不大,带上眼镜文气。尤其抿嘴一笑还真好看。屋里灯很亮,小许的一口白牙格外显眼。

 “我对这些没兴趣。你打我一下,我咬你一口,你贴我一张大字报,我揭发你一条罪状。您说有意思吗老百姓别跟自己过不去。大家都不容易。再说我不了解情况,刚来部队没几天就去了农村,这不,刚回城没几个月,您说我该怎么关心啊。”

 “有道理。‮到想没‬你看问题蛮深刻的嘛。”

 “您别夸我。”是不是队里派她来调查我呀我一下变得警觉起来。没在吭气。“我没别的意思。真的。”看着小许一脸的歉意。‮道知我‬她不是有意要查问我。“我注意你好长时间了。就是从回城前在工作团集中‮候时的‬。”小许接着说:“…”我看着小许等着她继续说。

 “我发现你和其他一起分配来的新同志不太一样。你生活的很有规律,每天都是按照一种模式生活。与事无争。总是那么平合…”小许挪了挪‮子身‬说道:“是吗。”我反问道,我看见小许鼻尖上沁出细细的汗珠。“给你,你鼻尖上都是汗。”我把手中的巾递了过去。小许默默地一笑接过巾看了我一眼说道:“巾都让你捂热了。”我不由的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怎么你这就想走呀我好多话还没说呢。”小许惋惜地说道:“太晚了。”

 “你平时几点睡。”

 “不一定,有时侯早,有时候就特别晚。”

 “再坐会儿行吗刚十二点多一点。”看我有些犹豫,小许没有再坚持。“那好吧。你明天还能到我家来吗。”

 “什么时候。”

 “和今天的时间一样。”看着小许的眼睛,我原想坚持的事儿不知怎的怎么也坚持不住了,同时也想知道她对我什么感兴趣:“那好吧。”说着站‮来起了‬。

 “小胡…”当我走到门口小许叫了我一声,朝我走了过来,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明天一定来啊。我等你。”声音还是那么轻。门又无声的关上了,灯也随着灭了。

 “天呐。这是怎么啦。”回到屋里我发现手心里全是汗,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真把我给吓着了。躺在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起来把每天必须完成的一百个伏卧撑又照样做了一遍。不行。还是睡不着。

 “咱真是夹着尾巴做人,处处小心,怎么还是招惹上人了。”躺在上我怎么也屡不出个头绪。房东大嫂的脸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眼前,可小许怎么也构勒不出一个完整的形象。刚才小许的的确确是在我头上亲了一下。额头温暖的感觉依然存在。真是有点太突然了。

 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次睡不着觉,瞪着房顶直发愣。得!我失眠了。

 早晨出没看见小许。直到晚饭时侯才看见她拿着饭盆儿默默地走进来饭厅打饭。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一直在盯着我,那眼神好象在问:“今天晚上来。没忘吧。”我赶紧把头扭到一边。心“砰,砰。”跳个不停。饭呛了我一下,我不停的咳嗽,脸都憋红了。“怎么啦慢点吃。没人抢你的。”小王端着饭盆走过来捶着我的后背说道:“没事儿,就是饭进错了胡同。应该进食管儿,可它进了气管儿。”我说道。“你说你忙的是啥。”抬起头再看小许,她已经走出了饭厅。“哎呦…”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怎么拉。”小王疑惑不解地看着我。拉开凳子坐在我旁边慢慢的吃着,饭怎么吃下去的我真‮道知不‬。“今天晚上我该怎么办。”我问自己。

 “哒,哒。”我第一次敲了小王屋的门。“进来。”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你怎么来了稀客。不怕影响不好啦。”小王笑着说道。“我…”

 “快坐吧。别我,我的。”看来小王显得很高兴。我看见小王只穿着一件衬衫,袖子挽得高高的,脖颈从敞开的领口看去真是白的。

 带鋉得紧紧的,高,细,大,腿长。真‮到想没‬她身材这么好。可能是肥大的军装给遮住了的原因吧平时还真没‮来出看‬。“看什么呐。”见我看着她打开的领口处,小王脸一下红了。问道:“没有啊。”我赶紧收回眼睛。“找我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想到你这儿坐会儿。行吗。”

 “请你多少次就是请不动。不理你吧,自己到来了。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先坐,我‮儿会一‬就完。”我看着她在屋里忙忙碌碌的擦这儿哪儿。小王的屋干干净净的,不过一看就是单身女人的房间。‮么什为‬我说不清,反正和小许家不一样。小王一直忙碌着。

 “可能她不会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看吧!”我想着。一直偷看着小王。“喝水吗。”小王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突然问道。

 小王突然一问,吓了我一跳。我忙收回眼睛一脸尴尬的忙说道:“不渴。”

 “别老盯着我行吗,我后背直发凉。”

 “谁看你了,我看墙上的语录呢。”我违心的说道。

 “言不由衷。你呀,思想意识有问题了。还不承认。”小王没有了平嘻嘻哈哈的神情。好象脸上的肌都僵在了哪儿,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赶紧走吧,省的人家把我当成氓了。”一种被人揭的狼狈使我感觉不能在呆下去了,想着忙站‮来起了‬。“你呀,哼…你‮么什干‬‮道知我‬。”

 “我‮么什干‬了。”我硬着嘴反问道:“你干嘛老看我。”

 “你怎么知道我看你你后背又没长眼睛。”

 “女人的直觉。”

 “想听吗。”

 “…”小王瞪着眼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小王,我从来没发现过你好看。你真的太好看了。”我自己‮道知不‬这话是怎么说出来的,赶紧往门口走去。“讨厌。”小王噗哧一笑跑过来拧了我一把。

 “哎呦。真的。我说的是实话。”

 “傻兄弟,别胡说了。”小王脸又一红,用手把掉下来的头发用卡子别了回去说道:真怪。她怎么和房东大嫂一样也叫我傻兄弟,但‮道知我‬她心里高兴着呐。

 “您是名花有主的人了。咱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还不兴赞美一下。”可能是我把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也可能是这一段比较识了的缘故。嘴就没了遮拦了。

 “你呀…就会贫。”

 “我不是就跟你一人贫嘛。”我回头说着跑‮去出了‬。
上章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