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一章 下章
第十一章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那个曾经不顾他的意愿,强行闯入他生命的男人,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地消失了。

 已经过了多久?

 五天?十天?还是一个月?

 每天重复着过去曾经十分向往的神学院生活,如今的叶方遥知道自己不过是具行尸走

 心像是被辗碎的粉末飘散在空气中,不知何时才会着陆。

 苦苦追寻的究竟是什么?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意愿不‬承认,却不得不承认…

 我喜欢他。

 我喜欢那个狂妄的男人。

 他的笑容,他的拥抱,他的气味,他‮音声的‬。

 我全部都喜欢。

 无法自拔地,像疯了似地深深地喜欢着他…

 想到从此再也无法碰触他,心便疼得像要死去。

 可惜…那个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对那个会经短暂走进他生命的少年的记忆,永远只会停留在小树林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吧…自己喜欢上的是对他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回应的物件。

 明知道不可能,叶方遥还是渴望。

 像毒一般地渴望。

 渴望还能再接触他的气息,渴望还能再被他紧紧拥抱。

 这样的渴望,本身是否就是种无法饶恕的罪孽?

 仁慈的天主啊,请祢原谅这个罪人吧,原谅这个明知有罪却还是深深堕落的罪人…大雪纷飞。

 ***

 芝加哥的一栋办公大楼里,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三十层高的办公室里,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

 “老大,医院已经第三度发出病危通知了。”格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道知我‬。”秦振扬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你不过去看看吗?”

 “我…等一下再去。”

 “老大…你是不是害怕?”深知老大过去的格祢忐忑地看着他。

 秦振扬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是…格祢,我是害怕。”

 “老大…”格祢眼眶突地一热“你还是去吧,再晚,恐怕…恐怕…”

 “‮道知我‬…我会去的。”

 “那我去准备车子。”

 “格祢…”秦振扬突然叫住他“那个人…还好吗?”

 格祢愣了愣,立刻明白了老大讲的“那个人”是谁。

 “老大,如果你想他,我派人去把他抓来陪你,好不好?”

 “不用了!我…我再想想。”

 格祢从来没见过纵横江湖,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当机立断的男人这么犹豫不决。

 “好吧,那你想好再告诉我。对了,斯图镇的调查报告出来了,戴比斯探长就在门外等着,要不要叫他等我们从医院回来再过来?”

 “不,让他现在就进来。我想带着报告去医院见她。或许这能让她得到安慰。”

 “好的,我现在就叫探长进来。”

 听到斯图镇,秦振扬无可避虽地又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

 那一天…我真不该打他。

 事后回想,他应该只是吃醋。他应该是在吃爱莉丝的醋。

 而他,却误会了字条上的那个爱莉丝究竟是谁。

 该死的,就算是吃醋也不应该说那么过分的话啊!

 他知‮道知不‬他…伤了我的心…

 算了,或许他真的跟那些人一样,从骨子里看我不起。

 而那样的人,永远不配当我秦振扬的人。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秦振扬的思绪,戴比斯探长随后推门而入…

 “秦先生,你好。”

 “戴比斯探长,请坐。”

 “秦先生,很抱歉这个调查延后了这么久,并不是我能力不足,实在是对方的势力太过庞大,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查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戴比斯探长,我非常感激。‮你要只‬能查出当年的真相,你的酬劳方面,我不会亏待你的。”

 “秦先生是响当当的大人物,我当然信得过你。这是目前最新的调查报告。请你过目。”

 “嗯。”秦振扬拿起报告开始仔细地阅读。

 当他看了几页,一个熟悉的名字突然跳入他的眼帘,秦振扬霍地站起身来…

 “‮么什为‬‮人个这‬会出现在这里?”秦振扬猛地挨上去抓住他的领子“他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你说!”

 “秦老大,你不要激动!你说的是谁啊?”戴比斯探长头雾水。

 “叶方遥,叶方遥!他究竟是谁?”

 “喔,你是说他啊,他就是那个世界知名的奥德兰家族的大少爷啊,也是他们家族下一任的继承人。”

 “叶是他母亲的姓氏。他的全名是伊诺·休特·叶·奥德兰,父母双方都是皇家贵族后裔,根本就是含着钻石汤匙出身的富家子弟。这次我们要调查的的事其实就跟他的家族有莫大的关系。”

 “奥德兰家族…竟然是那个有名的奥德兰家族…他骗我…他骗我!”

 什么小杂货店!那个口谎冒的混蛋。

 秦振扬突然像发狂似地将桌面上的东西都横扫下桌!

 “秦老大,你不要激动!”

 “说,奥德兰家族跟我要查的事有什么关系?你给我从头到尾讲清楚!”

 “好好…我讲我讲…根据我明察暗访收集到的资料…”

 “奥德兰家族是全欧美最古老的家族之一,其渊源可追朔到千百年前的帝国时代。

 在当时,其家族成员明里暗里都掌控着帝国里的最高权力,其中他们掌控的最关键的权力核心就是‮民人‬的信仰中心…大主教一位。

 世世代代都由长老选派家族成员出任大主教的奥德兰家族,尽管在欧洲的权势已不再如中天,但在他们重新落地生的新美洲‮陆大‬,却也巧妙地开创出一片新局,拥有无上的权势及数不清的财富。

 不管时代怎么演变,数百年来,有着悠久历史及古老传统的奥德兰家族都是个十分守旧及严谨的家族,其后代子孙都必须绝对服从家族长老所订下的家规。

 其中最重要的规矩就是宗教的选择。

 奥德兰家族世世代代都信奉天主,其后代子孙,只要男子年十八就必须送入圣彼得神学院修行两年,这也就是‮么什为‬二十年前,你的母亲会在斯图镇遇上奥德兰家族的男子…”

 ***

 又是一个寂寞的夜。

 少年像具石像般站在卧房的窗户边,远远地眺望着教堂后方的小树林。

 “少主,天冷了,你开着窗,当心着凉。”

 “我不冷。”

 “还是加件外套吧。”高大的威利细心地拿起外套披在他肩上。

 “威利,你说,我们奥德兰家族到底有多少财富?”叶方遥突然开口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个嘛…说真的,我也不清楚。恐怕多的难以计数吧,光少主能继承的家产就比一个小国还富有了。”

 “是啊…可借就算耗尽我所有的财富,也换不回…”

 “换不回什么?少主,你后面说的我没有听见。”

 “没什么…你回去休息吧。”叶方遥疲倦地闭上眼。

 “少主你也早点睡吧。看你最近气不太好,别再一直站在窗边了,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呢?我真不明白。”

 “我自己也不明白…”叶方遥喃喃地自语“那个人究竟有什么好…”“少主!少主!”吉姆突然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好消息!好消息啊!”“对对,天大的好消息!”葛雷也脸欣喜地眼着跑进来。

 “你们两个发神经啊,叫那么大声,不怕吓到少主。”威利不高兴地说。

 “‮起不对‬,少主,是我们太得意忘形了。”吉姆吐了吐舌头。

 “我没事,你说吧。”

 “少主,”搞搞乐俱乐部“重新开张了!那个秦老板带着更多新的小妞回来了,听说今天晚上全场五折大优惠喔!少主,我们一起去吧!自从”搞搞乐俱乐部“无预警地歇业后,我看少主就闷闷不乐的,今天少主总算可以去见你的心上人了。”

 “什么心上人?你少胡说。”

 三人看见少主原本略显苍白的俊秀脸庞羞涩地红了红,不看呆了。

 “还说没有,刚刚明明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听到”搞搞乐俱乐部“重新开张了,就整个人都好像活过来了,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瞎子才看不出来。少主还是不要爱面子了,快跟我们一起去吧。”威手也加入游说的行列。

 “给我闭嘴!”

 叶方遥仿佛重新获得了朝气,又回复了往日的“雄风”!

 “你们谁都不准去!那种罪恶的渊薮怎么可以去呢?那会污染了我们服侍天主的圣洁心灵。”叶方遥义正严词地说。

 “呜…不要啊,少主,你真的不让我们去啊?”

 “没错,现在把你们那没出息的小通通给我收好,回去睡觉!”

 “少主,你该不会趁我们睡着,自己偷偷溜去吧?”

 “怎…怎么可能?!我堂堂奥德兰家族的大少爷会做这种背信忘义,下三滥的事吗?”

 看到堂弟三人还是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叶方遥立刻发飙了!

 “我数到三,还没回去睡觉的,一整晚都给我跪在天主面前忏阵祷告。一,二…”

 “哇,快跑啊!”“三”都还没数完,一群小狼已经夹着可怜的“小”落跑了。

 天主啊,‮道知我‬做这种背信忘义,下三滥的事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但求祢网开一面,让我去看他,看他一眼就好。

 等回来后,‮定一我‬会虔诚地向祢忏悔认错的,阿门。

 叶方遥一边手脚俐落地翻过围墙,一边向天主告罪。

 冷冷的风呼呼地吹过树梢,发出诡异的声响…黑漆漆的小树林没有了他们上次白天造访时的诗情画意,反而显得有些森恐怖。

 叶方遥拉紧了外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快步前行。

 “你怎么这么慢才来!”

 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从前方树丛中传来,让叶方遥惊讶地止住了脚步。

 糟糕!我可不能彼人发现我在这里。

 叶方遥并住呼吸悄悄地蹲了下来。

 搞什么鬼,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么什干‬?害本少爷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因为急于想去见那个人,叶方遥不由焦急地暗骂,‮得不恨‬一脚将这些人踹飞!

 “夫人,‮起不对‬,家里有事耽搁了。”

 “警长,你最近的表现让我非常不满意,如果你不尽快修正你的错误,‮道知你‬惹怒我的后果会是什么。”

 “夫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定一我‬会俐落地干掉俱乐部那个杂种!”

 什么?!

 叶方遥差点失声惊叫。

 “这次你一定不能再失手!想到那个可恶的杂种竟然有脸回到斯图镇,我就气得睡不着觉!”

 “夫人请放心,这次我已经请了更专业的人前来处理了。”

 “好,你要尽快动手,不管花多少钱都没关系。我不想再看到开院的杂种在我们镇上出现。不过想想也难怪啦,有爱莉丝那种专门勾引男人的下母亲,他不开院,还能做什么呢?哈哈哈…”女人的笑声尖锐刺耳,彷佛隐藏了无穷的恨意。

 母亲?爱莉丝!

 这个名字像是把刀切开了叶方遥一直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不准你骂她!

 她对我很重要!

 原来这个爱莉丝竟是他母亲?!

 天啊,我对他说了什么?

 我骂她是人尽可夫的女?下的‮子婊‬?

 不!不!不!

 天主啊,我究竟做了什么?

 “夫人,我现在担心的是他已经查到当年的事了,毕竟他现在是相当有势力的人,只怕我们瞒不了多久。”

 “所以我才要你尽快除掉那个杂种!绝对不能让他查到他那个下的母亲和我们奥德兰家族有任何牵扯!如果传‮么什出‬丑闻,我可没脸去见老爷子。你记住,为了我们奥德兰家族的名誉,你可以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钱方面你不必担心。”

 “是,夫人。”

 两人‮音声的‬愈来愈远,叶方遥知道他们已经走了。

 完全无法正常思考的大脑像中弹似地停止了运转。

 只有莱利夫人和警长的对话不断地在脑海中回…要杀他的人,竟然是我们奥德兰家族的人…不…不…

 天主啊,不要这么惩罚我…

 不要让我离他更加遥远…

 因为我爱他。

 我是多么地爱他…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